今天是
新华文苑

新华文苑

【廉洁新华】征文特等奖——镜子

  • 作者: 岳小立
  • 时间: 2017-08-07 11:14:08
  • 来源: 新疆新华吉勒布拉克公司
  • 点击率: 2279
1
  纪伟回老家看望父亲,给父亲捎了两条好烟。
  父亲说:“这烟太贵了。”
  纪伟说:“您只管抽,反正不要我花钱。”
  父亲又叨叨起来:“你走到今天不容易,得处处小心哪!”
  “我还是那句话,现金购物卡什么的一律谢绝。”纪伟说,“至于收两条烟孝敬您……”
  “先不谈这个。”父亲打断纪伟,拿起一根木棍状的工具,“走,咱捉鳖去,捉那只逃跑了的鳖。”
  纪伟年纪尚小的时候,村边的小河里生活着一只小鳖。纪伟撞见过它,就缠着父亲给他捉。父亲用猪肝钓,鳖就是不咬钩。父亲埋伏在河边,用鱼叉戳,可是鳖迅速下潜,鱼叉仅擦伤了它的背壳。
  后来,鳖转移到附近一条宽阔的大河里,把远在鱼叉射程之外的河心作为透气点,平安地生活着,年复一年,长成了老鳖。
2
  父子俩来到了河边。
  纪伟望着水面:“鳖呢?”
  父亲说:“别急,它马上就会现身。”
  过了一会儿,河心果然浮出一只如小斗篷般的背壳带有伤痕的老鳖。
  “好大的鳖啊。”纪伟说,“可是它离我们有四五十米呢,怎么捉啊?”
  父亲没有作答,而是捡起一颗石子,瞄了瞄老鳖。
  “别砸。”纪伟说,“会把它吓跑的。”
  父亲还是挥动了胳臂。扑通一声,石子落在老鳖附近。
  老鳖竟然没有逃跑。
  纪伟说:“咦,它咋不跑呢?它咋不怕呢?”
  父亲说:“刚开始砸,它跑,砸多了,它就不怕了。”
  纪伟说:“您总砸它干啥?”
  “它个头越来越大,胆子也越来越大,我站在岸边时也敢大摇大摆出来透气,好像知道我拿它没辙似的。”父亲说,“我嫌它碍眼,招我生气,就用石子砸它,想把它赶走。”
  “石子没什么威力,伤不了它;石块砖块扔不出那么远,碰不着它。”纪伟说,“它这是公然向您挑衅呢。”
  “但是,我现在有了捉它的办法。”父亲扬了扬手中木棍状的家伙,“用我新制的鳖枪。”
  鳖枪长约一米五,最前端有一个小滑轮,后半端有一个绕着鱼线的大轮子。鱼线从大轮子上引出,顺着木棍,从小滑轮中穿出。鱼线顶端,挂着一个鹌鹑蛋似的铅坠,铅坠和小滑轮之间的鱼线上系着一串带有倒刺的鱼钩。
  父亲抡起木棍,让铅坠垂在身后,然后瞄好方向,猛地向前挥去。木棍画出一个半圆,甩出了铅坠。铅坠嗖嗖往前飞,越过老鳖上方落在水里。接着,父亲飞速转动大轮子,往回收鱼线,老鳖就被鱼钩钩了个正着。
  父亲把老鳖拽上岸,装进网兜。
  “您先麻痹它,然后攻其不备。”纪伟感叹道,“这一招真是厉害!”
3
  回家后,父亲进屋取出一盒烟,抽出一支抛向纪伟。纪伟麻利地接住,叼到嘴上。
  父亲说:“别急,你先看看这烟能不能抽。”
  纪伟捏着烟,看到烟卷中装的不像是烟丝,就将它撕开,把里面的东西抽了出来——居然是两张卷着的百元大钞。
  “上次你捎回一条烟,里面全是钱。”父亲把手中的烟盒抛向纪伟,“这是其中的一盒,你自己瞧瞧吧。”
  纪伟没有接烟,而是惊叫一声,侧身让开,像是躲避来袭的利器。
  父亲又把老鳖拎到纪伟眼前:“你好好看看它。”
  纪伟看到了老鳖的眼睛。老鳖的眼睛亮晶晶的,如一面小小的凸面镜。纪伟从老鳖眼里看到了自己的模样,恍惚中觉得自己被关在一道栅栏里,不由得出了一身冷汗。
  父亲拿开老鳖:“现在,你有什么想法没有?”
  “烟里的钱要么退掉,要么汇进廉政专用账户。”纪伟回过神来,“还有,我明白了一个道理,那就是不管什么东西,只要不是我的,我绝不能沾手。”
  “这就对了。”父亲说,“你一定要清清白白做领导,坦坦荡荡做人。”
  纪伟认真地说:“我记住您的话了。”
  父亲说:“咱怎么处理这只老鳖呢?”
  纪伟想了想说:“让我把它养起来,让它成为我的镜子,行吗?”
  “嗯,这个主意好,我看行。”父亲欣慰地笑了。
  -------注:文中的人名均为为化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