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是
新华文苑

新华文苑

【廉洁新华】征文一等奖——父亲的故事

  • 作者: 石爱群
  • 时间: 2017-08-07 11:24:50
  • 来源: 湖南供电花垣公司
  • 点击率: 2447
  2011年的12月18日,雪降冬临,我的父亲永远的离开了我们.每每想起父亲,内心深处就会涌起一股浓浓的思念之情,那种对父亲的追思也常常使我泪湿襟衫。
  父亲是一名共产党员,一生对党忠诚,光明磊落、堂堂正正、克己奉公,严于律己、艰苦朴素、勤俭节约、务实认真。父亲青年学成时,先是教书育人,后因工作需要,改从政,21岁,临危受命花垣县麻栗场公社任书记,从此,一生踏遍了花垣的三乡四里、个各乡镇。为花垣的工农业发展、脱贫治富一生奔忙,呕心沥血。记在父亲离世时的追思会上,组织给予父亲的评价是:清廉务实、勤政为民、鞠躬尽瘁,死而后已,是党的好干部,苗乡人民的贴心人。
  组织上对父亲的评价与肯定是实事求事的,而我做为父亲的女儿及我的亲人们,在父亲的有生之年,我们无时无刻不在感受着父亲的品行、这种情怀…以及对我们四姊妹的言传身教。
  儿时的记忆里,我那时  最怕过年,过年时,每年父亲都留守在公社值班,每每看见邻居家一家人其乐融融,与我一般大的孩子有父亲帮助做这做那,我内心都好生羡慕。有一年眼看又要快过年了,父亲从公社抽时间回来,给我家所在的生产队上交家里一年的缺粮钱,父亲邀我一起去队里交钱,路上我给父亲说:爸,今年您就回家与我们过年吧,年年都没在家,过年时,我们都特想您,特别是奶奶,大年三十,每次在吃年夜饭前,都肯躲在一边悄悄的哭,奶奶想您。父亲说:不要挂念我,在家要听你娘的话,多帮你娘做事,要孝敬奶奶,过年了,我必须在公社值班。我说:让别人值,就不行吗?父亲说:不行,您们都晓得想我,别人的家人一样想他们的亲人,我是象你们张岩友哥一样的生产队长,要带头,明白不?父亲说的张岩友,当时的生产队队长,懵懂的我只晓得一个生产队人都要听他安排,是我们队里最大的官,每次喊出工后,他都要先到地里,别人都收工走了,他要落在最后,检查、把一些个别懒人没做好的地方整改好,才回家,一个生产队人都服他,是我眼里的好人,父亲拿他给我举例子,让小小的我懵懵懂懂第一次明白什么叫:以身作则,模范带头!
  父亲常常忙于工作、顾不上我们,母亲坚强、勤劳,家里4亩地的秧田,八亩地的土地,繁重农活,全靠母亲一个人承担。母亲是我们上下几寨人中,最辛苦的一名妇女,除劳动外,还要负责照料生病瘫在床上的奶奶,每年喂养至少4头肥猪。那时,父亲的工资很低,不足以开销我们的读书费用,这些肥猪是为我们四姊妹每个学期准备的上学学费。一到开学,我娘就安排我的舅舅来我家杀猪,然后我或姐姐其中一个随舅舅到市场去卖猪肉。记的有一年5月底6月初,花垣的梅雨季节感觉特别长,全县人的油菜、麦子熟了,由于下雨时段多,天晴天少,在少有的几天天晴时间段,不积极抢收的话,农民们种的油菜、麦子就将会烂在土里,眼看到手的作物就会颗粒无收。在这一紧急情况下,我的父亲,与气象局联系,积极组织全县的力量,帮助农民抢收,而我自己家里的油菜、麦子,他跟本顾不上腾出时间帮助母亲收割,那年,我家几亩地的油菜、麦子因为持续不断的梅雨,大多烂在地里。
  父亲,从不以权谋私,他除了自己严于律己外,对我们子女、亲人要求都很严。大姑家的儿子,高中毕业,没考取大学,落榜了,大姑来我们家,要求父亲给他找一个工作,父亲一听找工作,一口回绝:“这样的事,不要找我,我办不到”,大姑哭着回去了,让儿子补习,最后,通过他儿子自己的努力,考上了理想的大学。父亲听说了,很是高兴。
  有一年,花垣农业生产所需要的化肥紧缺,当时县生资公司,负责全县农业生产物质配供,而该单位在全县农作物生长正需化肥时,该部门确组织不到货源,化肥供不应求,化肥不到位,不能及时追肥,农作物就会受影响,情况紧急。父亲了解到各乡镇的情况后,马上亲自带人前往化肥厂,代表县里与厂家讲明情况,及时从化肥厂调配了一批化肥,按指标分配到各乡镇。当时,我家的玉米、秧田也正急需上肥,我知道父亲这几天带人前往化肥厂去找化肥,所以,等父亲一回到家,我就给父亲说:爸,我昨天回到下瓦水,我们家玉米、秧田需上肥了,我娘说再不上肥,就不行了。父亲说:那你回去,到村里领我们家化肥指标票,拿到票后去花垣生资公司买。我说:爸,您能不能直接给我们家买两包化肥,也免得我跑来跑去的,您亲自调的这么多,您为自己家买两包,一句话的事。父亲听我这么说,很严历的瞪了我两眼,说:“不行!”其实,父亲的回答,是我意料之中的事,我们家人都习惯了,只要是有关违规、违纪的,都是:“不行!”两个字,亲人们都理解他,不难为他。我老老实实的回到村里领了指标票,到县生资公司排一天队,才买的化肥。
  父亲工作时,家里也曾是“访客”不断,为此,父亲对我们约法三章:不准说情、不准收礼,是送礼的,必须让其把礼品拿走。也曾有老板为实现自己的一些利益,想方设法的通过熟人,让父亲给说情,承揽某工程,给父亲许下帮助建房,不要我家拿一分钱,只要建好后拿扫把进屋等等…这些事,一一被父亲严然拒绝,并对这些人进行批评教育。
  父亲尊重科学,尊重人才,不唯上,只为民。据父亲的一位老同事回顾,父亲在吉卫公社任书记时,有一年,上级统一部署行动,要在某月某日前,全面完成稻谷下秧生产任务。当时,上级规定的这个时段,相对于吉卫高寒山区来讲,天寒地冻,牛都下不了田,怎么下秧?父亲及时向上级上报,请示,必须因地制宜,征得上级批准!上级每当要在我们县推广某项粮食品种、棉花种植时,父亲都要考虑花垣不同乡镇的地域、土壤、气候等问题,首先,先请专家及当地的农民能手联合搞实验田,看是否适合,行,再推广,不行,坚决不做,并用数据、可行性实例说话。我母亲在家的几亩承包地,常常是父亲试种的实验基地,只要有时间,父亲就爱带上他的小笔记本,钻进田间地头,记录这些作物各个时段的成长情况、产量等。我对父亲说:“您是一个农民土专家”,父亲告诉我:“吃饭、穿衣是大问题”。当花垣人民不再愁吃的时候,父亲与当时县委班子一帮人,又积极思索怎样让农民的口袋鼓起来的问题了。为早日帮助农民脱贫致富,他们在上级的正确领导下,父亲又开始带着他的队伍,奔走在开发、种植适合花垣的经济林、养殖业上、并利用花垣矿产资源丰富的特点,有序发展矿产工业等等,各个项目上…。
  父亲常常教育我们:“对物质追求要少点,精神追求要多一点,人,吃一餐饭就是二两米,睡,就是两尺宽的床,人,来到这个世界,就要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”。父亲这样要求我们,同时他自己也身体力行,他一生朴实勤俭,从不浪费,但遇到生活困难需要帮助的人时,从不吝啬,默默的帮助过许多人,事隔多年,有些人遇到我们四姊妹中任何一人,每每谈到父亲时,偶而会说给我们听我们才晓。我曾不经意间,去过父亲曾经工作的一些乡镇、村寨,只要是父亲那一辈还健在的老人,没有不熟悉父亲的,每每谈到父亲时,老人们说的最多的是:“你阿家,麻汝!”(苗语:你的爸爸,好人)。晚年的老父亲,躺在病榻的时候,经常安排我去替他上交一些特殊党费,这就是我可敬可爱的父亲…
  现我工作单位,花垣县供电公司党委常常会组织我们收看一些如焦裕禄、孔繁森、任长霞等这些公而忘私、一心为民的典型影视片,看完后,同事们爱在一起讨论,认为这样的人物多不多时,我就会大声的说,有的,真有这样的人,并且很多!其实,我最最敬爱的父亲,还有许多、许多,他、她、他们就是这样的人,是他们,造就了一个时代,推动社会的向前发展,才有我们今天幸福生活!
  焦裕禄、孔繁森、任长霞、我的父亲,他…、她…、他们…走了,但是,他们给我们留下了一份宝贵的精神财富!我们要象他们那样活着,同时,我有责任、义务把这份精神财富传承与发扬下去,为党旗增辉!